黑桃棋牌 - 3年信誉的老牌网络棋牌网站,深得玩家信任!手机移动端已上线,随时随地,想玩就玩

超凡娱乐攻略咨询 zixun
    无分类
搜索 Search

着女眷参加娱乐

2018/9/8 14:49:36点击:
能入宫参宴的,较之上次的中秋宴就少了三分之二;上次是京中上了品级的官员带着女眷参加,这次是皇亲贵族和一品官员才能参加。


    “哎,你们瞧瞧,那个是逍遥王没错吗?”


    主仆三人往宴厅而去,宁夏的眼睛在扫到那一身墨衣的炮灰王爷时,揉了眼睛,看了两眼,又揉了眼睛。


    两个丫鬟方才见过逍遥王的倾世之态,此时一眼看去,也是一愣“没错,正是逍遥王。”


    哎,真是!?看来她是没看错了?


    宁夏真是无语了,话说,这是太后的寿辰吧?不是cos吧?怎么炮灰王爷这么短的时间就换衣裳了?


    难道炮灰王爷还是个换装控?


    话说,刚才那一身红衣才最适合他吧?怎么就换成了这身墨衣了?


    摇头表示不满,还是想看他穿红衣啊,偷偷的看两眼,满足满足视觉都不行么?


    宁夏在低头叹息那一瞬,却是错过了炮灰王爷看来时,眼中那份笑意。


    那日在采莲院,他因衣裳湿.了,才随意换上一身红衣,犹记得,她回头那一眼看来时的惊艳,让他诧异。


    为了换走她做寿礼的白玉观音,也是为了证实心中的想法,换上一身红衣,在她必经之处等着她;果不其然,风华绝代衬上那一身的艳丽,还真是让她双眼都在放光。


    她在迷恋他,是很深的迷恋,若说有假,眸中那份震惊和痴迷,能假的了吗?


    安国,喜欢的是北宫荣轩那样狠厉决然的人,几时会对他这种长相妖娆的男人上过心?


    自打大婚那夜起,她撞向柱子醒来之后,整个人就不一样了,看他时双眼放光,双眼就似粘到了他的身上;而她再看向北宫荣轩时,暗自撇嘴,恨不得离北宫荣轩远远的。


    若说她是装的,却不可能装的这么彻底,至少,她在无人之时暗骂北宫荣轩‘渣男’是不争的事实。


    “王妃,该入席了!”


    宁夏踢着边上的花坛,腹诽炮灰王爷不给她看,秋怡一看大家都在入席时,忙不迭提醒着宁夏,


    参宴,入席,其实这顿饭她真没什么心思吃。


    方才太后的态度很明显啊,这是要她在短时间内给出一些有利的证据,可是,她这个空降兵,现在是连个内力都顺不了,她自已都是泥菩萨过河,自身难保,还怎么去龙潭虎穴找证据?


    太后在逼着她走,她现在是看着炮灰王爷就舍不得。


    话说,她是不是该先逃跑,先在外面打好根基,等到炮灰王爷和北宫荣轩去查贪污案的时候来个出其不意,把炮灰王爷给骗走,实在骗不走,那就捡个板儿砖拍晕拖走!


    此计甚妙!我真是太聪明了!


    宁夏真是兴奋的不得了,勾着嘴角实在是太高兴了;这个计划可真是太妙了!


    一想到炮灰王爷,入席的宁夏下意识的就抬眼找着那人。


    结果一抬眼,囧了……


    话说,炮灰王爷,你监视了我多久?


    老规矩,开宴前,都会有舞姬献技,这会儿大家都在看舞姬的轻盈体态,宁夏这一抬头,居然对上炮灰王爷含笑的双眸。


    他,在看她?


    他为什么看她?


    是在监视她吗?


    庄映寒说,她跑的时候,炮灰王爷会第一个跑出来杀了她,那么,炮灰王爷,这是在监视她的一举一动?


    一想到他母妃死的惨样,宁夏就像是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,目光暗淡,脸上的兴奋劲儿也消失无踪。


    宁夏这表情一变,对面的北宫逸轩目光亦是一深,殊不知,二人这神色的变化,让暗中观察的人目光微闪。


    “小姐可是有了计策?”


    采露,谢雅容身边的大丫鬟,一看自家小姐眸光闪亮时,跟她肚子里的蛔虫似的,一下就想到了点子上。


    谢雅容眸光一转,视线在宁夏身上转了一圈,而后转向北宫逸轩“想办法问问王爷,可是能寻到笛子?”


    “是!”


    采露应了一声,垂首走了出去。


    一舞毕,舞姬上前听赏,宁夏抬眼看向上方,只见小皇帝那个小正太依旧是装的一脸深沉,太后坐在上方面上带笑,看起来今天太后是真开心的。


    左右瞧了瞧,没看到传说中的太皇太后,宁夏不免纳闷儿了;太后的寿宴上,还是没看到太皇太后,那个老阿婆,怎么一次面都不露?这是几个意思啊?忒不给太后面子了吧?


    一想到炮灰王爷母妃的死也牵扯到太皇太后,宁夏就在幻想着那个老阿婆是不是长着和容麽麽一样的嘴脸?或者说,在老阿婆身边是不是有一个容麽麽,专门拿针扎人?


    不知不觉想的远了,宁夏回忆着某格格的剧情,那里面的大逃亡计划适不适合她呢?


    正在想着,就听到太后开了口“听闻谢家小姐琴技乃一绝,所谓余音绕梁。”


    话说到这里,太后的视线扫向静坐的谢雅容。


    宁夏一听这话,心里就跟着说出了下一句“今日难得机会,不如谢家小姐献上一曲。”


    果不其然,剧情还是来了。


    原文里,谢雅容一曲【碧空曲】让她再次名声大噪,而后和北宫荣轩一曲合鸣更是成了一段佳话。


    剧情往原文发展,宁夏下意识的把身子往后缩了缩。


    原文里,谢雅容献曲时,庄映寒仗着内力高深,利用半截筷子想让谢雅容出丑;结果被捉了个现形,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北宫荣轩丢来的杯子给打的头破血流,颜面尽失就不说了,事后太后也没放过她;如今,她可不想重蹈覆辙。


    太后开了口,谢雅容自然是不能拒绝,记得原文里写的是【谢雅容心中愤怒,这太后可真是将人做了歌姬舞姬不成?任个时候便让她来献曲献舞。只是,皇命当前,不得不从,只得起身献曲。】